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年,当新生准备前往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开始大学生活时,哈佛都会给每个班的学生发邮件,要求他们参加一项调查。

该调查涉及了他们的SAT分数和宗教观点,再到他们对当前校园和政治事务的看法。

今年,在大约1700名学生中,有853名新生参与了调查,约占整个年级的一半。

调查结果显示,哈佛更“偏爱”白人和富二代。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从人种上来看,在2021级哈佛新生中,白人占52.1%,亚裔占23.8%,而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或拉丁裔加起来只有21.6%的比例。

调查结果显示,新生的种族和父母的收入有关。

在白人新生中,42%来自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数量几乎是黑人学生的两倍。

在西班牙裔和拉丁裔受访者中,24%的人来自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

 

22%的非洲裔美国受访者家庭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收入。

35%的亚裔学生家庭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收入。

 

相对于白人和亚裔受访者来说,黑人和拉丁裔中来自家庭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的家庭的比例相对也高一些。

 

17.6%的非裔美国受访者称,家庭年收入合计不超过4万美元,而这一收入水平在拉美裔或拉美裔受访者中占13.5%,在白人受访者中占9.2%,在亚裔受访者中占7.8%。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图源:vanity fair)

受访学生中大约17%(约六分之一)的学生来自家庭年收入50万美元以上的超级富豪家庭,而只有12%的学生来自年收入不到4万美元的家庭。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图源:the crimson)

 

高昂的学费导致了优渥家庭的孩子更有可能就读美国名校。

根据“ The Richest”的报道,美国哈佛大学是拥有最多有钱学生的大学。

据哈佛大学称,2017-18学年一年的花费为65,609美元,包括学费、住宿费和伙食费。

在接受调查的公立学校新生中,约66%的人表示收到了助学金,而私立学校的这一比例为35.5%。

几乎所有的第一代哈佛学生都是学校财政援助计划的受益者,其中95%的人都得到了财政援助。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美国大学的申请需要从多方面考核学生,而成绩只是一个重要参考因素,除此之外还需要看学生在课外的成就(包括特长和课外实践)以及家庭背景等。

和中国人希望将孩子送入名校一样,美国的名流们也有就读名校的传统,而且大部分都是“世袭制”,也就是说父亲就读的学校孩子也会就读。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和儿子、也就是美国第六任总统的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都毕业于哈佛;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和其远房堂侄富兰克林·罗斯福也都是毕业于哈佛大学。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图源:hacker noon)

 

根据哈佛新生调查,父母中有一人或多人读过哈佛大学的学生,其父母收入水平平均高于家里没有哈佛校友的学生。

 

17.5%的受访者(超过六分之一)称他们的父母中有一人或两人曾就读于哈佛大学。

 

在非校友子女的学生中,只有9%的人来自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家庭,而在校友子女的学生中有46%的家庭收入都达到了这个水平。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图源:the crimson)

根据 Business Insider 的报道,45%的校友子女更容易被大学录取。

早先普林斯顿大学学者Thomas Espenshade认为,在录取中,学生的家庭背景优势相当于SAT的160分。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家庭优势在常春藤盟校录取时更能体现出优势。

 

对于美国人来说,这种学校录取时的偏向性(Legacy Admission)早就已经不是新闻。

 

尤其是像这种家族式就读同一所学校就更容易累积和学校的关系,而这种互惠互利的关系也能够循环持续下去。

 

川普的犹太女婿库什勒据说高中成绩不好,还是进入了哈佛,据说其父亲给哈佛捐赠了250万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图左为库什勒)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今年春天,哈佛的录取率为5.2%,也就是近4万名申请者中有2056名幸运儿被选中。

 

今年的录取率略低于2020届,延续了近年来招生人数下降的趋势。

17%的受访学生表示,他们有向高中以外的私人招生顾问寻求大学申请的建议。其中32%受访者说他们的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而只有11%的人说他们的家庭年收入不到4万美元。

60.3%的受访者高中就读于非特许公立学校,35.7%的受访者就读于私立学校,3.2%的受访者就读于特许公立学校。在接受调查的学生中,只有不到1%的人是在家里上学的。

家里有哈佛校友的学生中毕业于私立学校的比例高于公立学校。

 

在接受调查的校友学生中,58.7%的人毕业于私立学校,而40%的人来自于公立学校。

受访者的平均绩点为3.94分,未加权4.0分。

66%的学生表示,他们就读的中学会对班级成员进行排名。

其中73%的学生在班级排名前2%。59%的人父母中至少有一个曾经就读于哈佛大学并且成绩排名前2%。

大多数接受调查的新生(53.5%)被哈佛提前录取,39.3%的第一代学生和69%的校友学生被提前录取。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哈佛新生报告的调查结果或许会让很多人感到震惊。

但是在美国,这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实。

虽然美国人不太愿意谈及阶级,也是信奉通过个人奋斗能创造价值的国家,但在美国却也讲“拼爹”。

特权阶层可以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使子女进入顶尖大学,而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即使考得上也只能看着高昂的学费望而却步。

根据Standford Daily的报道,每个学校的录取委员会有权利定夺在申请学生中谁更“与众不同”,而校友子女在录取委员会看来就是一项非常“与众不同”的特点。

美国著名记者兼作家Daniel Golden在其著作《The Price of Admission: How America’s Ruling Class Buys Its Way into Elite Colleges—and Who Gets Left Outside the Gates》中表示,

美国名校在录取学生时给美国的“特权阶级”一些优惠,在帮助这些特权阶级的孩子进入美国大学后,学校也在得到这些家庭的支持,比如向学校捐款。

美国大学的绝大收入来自于校友捐款,因此捐款方往往会在录取时对学校施加压力,又或者在孩子被录取后给学校捐款。

 

Daniel Golden 说:“这就相当于,只要你录取我的孩子,我就会给你500万捐款的交易。”

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在中学时成绩很差,但就是由于父亲是美国总统以及耶鲁校友,小布什成功进入耶鲁上学主修历史。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而耶鲁也承认录取小布什是因为“Legacy admission” ( 对校友和与学校有关系家庭的特殊照顾录取)。

《The New Yorker》曾爆小布什当年的SAT语文成绩为566,数学为640,比耶鲁学生的平均分低了180分

而小布什进入耶鲁就读后成绩也并不好,大部分成绩为C,最好的成绩为B+。

美国政治人物(1993-2001副总统)艾伯特·戈尔(Al Gore)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帮他的4个子女也顺利办进哈佛就读。

 

他的父亲是美国著名的投资人,一生给哈佛捐款,而戈尔自己也捐过530万美金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这样的巨额捐款对于美国很多普通家庭来说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即使对于中产阶级来说也不是一笔说拿就能拿出来的数字。

过电影《天才瑞普利》的人都对里面裘德洛扮演的Dickie印象深刻,作为富家子弟的他是普林斯顿的学生,来自美国的富裕家庭。

他有一句著名的台词,“我不需要眼镜,因为我不用读书。”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那么是否意味着普通家庭的孩子永远都和藤校无缘呢?

情况也不是这么绝对。

每年也有个别自身非常优秀的“寒门弟子”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进入哈佛的大门。

《BostonGlobe》中写过一个名叫Ana Barros的女孩,她来自纽瓦克的一个低收入家庭,付出了很多常人无法达到的努力之后,她终于走进梦想中的哈佛大学。

 

她说:在学校,她感到‘低收入’就像刻在自己额头上的标签,而你在学校能感到阶级的标志无处不在,从穿着到谈吐。

 

在一门社会学课堂上,第一节课她的老师就让学生自己定义家庭所处阶级,大部分同学直言不讳说自己来自“上流社会”和“中产阶级”,这些字眼无一不让她感到很受伤。

 

不止在课堂上,平时的社交活动更是无处不体现着阶级的分化。

 

哈佛商学院有一个超级富有的学生组织俱乐部Section X 。

 

经常会举办一些酒会,包括周末去冰岛或者拉斯维加斯的度假旅行,而这一切都基于每年2万美金年费的敲门砖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除了利用校友的身份和给学校巨额捐款这些“简单粗暴”的手段之外,出生在有钱人家的孩子还有着无数“隐形”的资源,甚至他们从小看到的世界都和普通家庭的孩子不一样。

 

现在有了网络和通讯的发达,普通家庭的孩子可以通过看电视和上网了解到除了自己生活范围以外的世界。

 

而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可以坐着专机跟父母去瑞士滑雪,去波尔多的酒庄学习品鉴红酒,跟华尔街精英谈笑风生。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就连有钱人家的孩子为了拼GPA磕的“聪明药”也不是普通家庭能够随便负担得起的。

2月7日,美国国家经济研究所刊登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最新论文称0.1%的美国人正坐拥该国20%的财富,财富不均的情况回了100年前。

 

虽然1%最富的人只占126万户家庭,但他们却占有将近40%的财富。

平均每户2680万美元,是普通家庭69万美元的40倍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质变是由量变产生的。

哈佛的新生调查结果只是让我们看到了那深水下顽固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

而我们未曾发现的,是美国普通学生在接受公立基础教育时,可能他熟识的好友正挣扎在毒品的泥沼中;

于此同时优越家庭的孩子所接触的私立学校的启蒙老师,都是拥有博士学位的老师甚至退休后的商界大鳄。

我们能看到两种不同家庭条件下学生的简历,而我们未曾发现的,是美国普通学生打三份零工仍然为了自己的教育基金而发愁时,优越家庭的孩子正在飞往暑期非洲义工项目的头等舱里熟睡;

我们能看到两种不同家庭条件下的学生在进入社会后的能力,我们未曾发现的,是美国普通家庭孩子因奖学金与助学贷款在接受大学录取犹豫不决时,优越家庭的孩子在入学前就已安排好了大学四年里每个假期的全部实习计划。

我曾经在科罗拉多偏僻的小村庄里做过一年交换生。

 

全镇只有3000户人家,而我们村只有我的住家一户。

 

村里常年被大雪封路,所以一年到头有9个月都不用去上学。

 

我周围的同学都来自家里有田的美国农民家庭,我有空的时候和他们聊过,发现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当农民很好,我长大也要继承家里的田当个农民,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生活了”。

美国最可怕的,是他们能把这种思想从出生起就种在你的骨子里。

 

ref:

features.thecrimson.com/2017/freshman-surve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 Study Overseas Global Study Abroad Programs Overseas Student International Studies Abroad » 今年50%的哈佛新生是“富二代”,寒门贵子已快“灭绝”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联系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
overseastudy.world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