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在情报机构工作体验如何?法国最神秘部门透天机

间谍是如何被招聘的,他们从哪里来,以及他们有何使命?不泄露任何信息是情报官员的必要素质,但是在巴黎警察总局发生悲剧后,法国国内安全总局(DGSI)和法国境外安全总局(DGSE)工作人员破例接受了《巴黎人报》的采访,透露了这些“机密”。考虑到安全因素,所有工作人员名字都是化名。

在情报机构工作体验如何?法国最神秘部门透天机
资料图片。(图片来源:巴黎科学与工业城官网)

据法新社报道,近年来,为了满足学生尽义务报国的心愿和配合国家的需要,法国大学设立了愈来愈多安全与情报专业科系及相关课程。比如2016年,巴黎索邦大学设立了武装冲突鉴定专业硕士研究班。

法国前境外安全总局行政总管夏尔·莫罗(Charles Moreau)指出,法国遭受恐袭之后,该局“经常接到大批自发性的求职信,一年大约接到3000封履历表”, 他说:“专家到大学讲课时,梯形大教室里坐得满满的,我们可以感觉到年轻人对课程内容很感兴趣。”

莫罗介绍说:法国境外安全总局为了吸引名牌工程师学院的学生,“刚毕业的新手每月可有2000至3000欧元净薪”。

而从受访者,我们可以看出法国安全总局职位的多样性。法国国内安全总局(DGSI)和法国境外安全总局(DGSE)招聘的职位包括 “暗网”分析师、心理学家、口译员、防止网络入侵专员和通信专家等,覆盖多领域。未来5年,法国境外安全总局(DGSE)人员编制将增加700名,而法国国内安全总局(DGSI)将扩招1200名以上。

“每次袭击都意味着是沉重的任务”——Clément,30岁,反恐分析师

“经济与政治学专业毕业后,我在一家大型私营安全防务公司工作,担任地缘政治分析师。后来,我在2016年底进入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工作。


我在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司法侦查调查组担任分析师,在反恐行动中向调查人员提供背景信息。例如,如果我们正在调查叙利亚城市中的圣战组织,我要向同事们提供当地发生过的战争,在当地会遇到什么人等相关情况。这些资料有的来自公开信息,有的来自法国其他情报部门。

有时,从一点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最终可以控制一名危险人物。那时,我感到自己参与保卫了国家。

纵观情报局日常工作,每次调查法国袭击案或者侵犯法国海外利益的案件都是沉重而艰巨的任务。”

“不能在他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洞察力”——Marion, 40岁,法国境外安全总局,前中东事务人事专员(officier-traitant)

“在获得国际关系大学学位后,我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法国境外安全总局工作,担任分析师。我曾是地缘政治研究员。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我被派往中东负责搜集情报。

由法国境外安全总局总部给我发送情报目标,然后,我的主要任务是锁定那些可能会对我们有利的人,联系并说服他们与我们合作。为了完成这类任务,我们必须要有同理心,要做到真的对人们感兴趣。当然,给钱是一种手段,但仅仅这种方式还远远达不到目的。

在培训中,我们会学习一些技巧,比如如何藏身和跟踪。训练结束之后,我们会执行一次实际任务。一旦我们开始执行任务,就必须变得自主、有创造力、充满好奇心并拥有强大的适应能力。但是我不敢评价自己是否勇敢,危险评估是上级的事儿,我从未感到自己置身危险中。

开始执行任务后,我们要断了和国内所有联系。平时,当身边有人谈论起工作时,我们也要表现得轻描淡写。此外,我们也不能显示自己对时事敏锐的洞察力。”

“任何事情都值得引起注意”——Léa, 30岁,法国国内安全总局汉语语言分析师

“我在反经济干预部门工作,任务是保护法国科学、经济和技术产业。我的工作是通过公开信息对自然人或法人进行调查,就是说要通过公众都能接触到的新闻报道文章、商业法院档案以及社交网络来调查。

我们能够搜集到有关私人或职业生活、财务数据以及人脉等讯息。总之,任何事情都值得引起注意。在法国国内安全总局总部工作时,我们会关注一些不动产持有信息,例如,法国境内敏感企业如何与境外企业往来,这涉及到企业的资本进入、合并、合伙等。

市场经济机制并非问题所在,但法国国内安全总局要确保这些交易不会涉及不正当技术或知识产权诈骗项目,这些项目可能会损害法国利益。

我先是读了应用外语汉语专业,然后在国立巴黎工艺技术学院学习过。毕业之后,我到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工作,做这个职业确实有些限制,例如,我不能去中国旅行。”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我在哪工作”——Sandra, 25岁,IT工程师,法国境外安全总局技术处团队负责人

“两年半以前,我被聘为开发人员,现在团队共有7个人,我是队长。我们负责开发分析使用的应用程序。总的来说,我们帮助处理大量信息,这些信息或将成为情报来源。

在鲁昂国立应用科学学院组织的一次会议上,我被法国境外安全总局看中,比起为企业股东工作,我更喜欢为自己的国家效力。而且,与用户直接联系也挺有趣。

当然从事这个职业也有缺点,工作时间我得与世隔绝。为了保证信息的安全,我不能上网。我和其他人说我只是国防部的计算机编程员,这样就不会引起他人太多疑问。其实,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我真正在哪工作。”

“我并不符合人们对间谍的幻想”——Manon, 30岁,法国国内安全总局防止核武器扩散分析师

“我们部门负责侦查国外势力获取核武、化武或弹道武器制造材料的信息。相关调查是有难度的:实际购买者会掩盖其真实身份,而且产品往有分民用和军用双重用途,例如碳纤维可以用于制造自行车车架,也可以用于制造离心机(用于浓缩核燃料)。

有一次,我们发现一家公司生产的凉鞋中含有一种化学武器所需材料。因此,我们必须锁定相关公司,与之联系并与他们的经理建立可靠的关系,以便他们在遇到可疑订单时及时与我们联系。

每年,法国国内安全总局对超过1400多家法国公司进行调查。我们还必须秘密招募工作人员,提供消息的人不一定知道我们是谁。我身边只有三个人了解我的工作性质。

对外,我只说自己在巴黎内政部工作。我不感到沮丧,也不需要公开获得赞赏和奖励。另外,我并不符合人们对间谍的幻想,穿着雨衣,戴着帽子…但是我热爱我的工作。“

“我只说自己在高等军事学院工作”——Samir,40岁,法国境外安全总局行政部门翻译

“大学时,我的专业是阿拉伯语翻译。在国防部任职后,我申请了法国境外安全总局的职位。我的同事负责的是阿拉伯语口译工作,而我负责笔译工作,有时需要文学性和技术性较强的翻译能力。

如果有人问我做什么工作,我总是含糊其辞,说自己在高等军事学院工作。我的工作时间也很规律,除非遇到一些重大危机,例如劫持人质。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做好夜以继日工作的准备。”

“我们的对手太活跃”——Julien, 34岁,法国国内安全总局网络安全防御专家

“一旦我们发现大规模疑似针对法国的网络攻击迹象,就会展开调查。网络攻击可以远程进行,也可以在法国国内进行。这是一个国家试图进行工业、技术或金融间谍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调查的目标有很多:使馆、领事馆、大企业,以及那些会接触到重要资源可能会让其他国家感兴趣的人,例如,一些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或记者。

不过,我们面临的对手太活跃,要取得成功,就必须充满激情、创造力和想象力。我不知道最近几年网络攻击现象是否越来越多。但是如今,技术越来越复杂。


这个职业的缺点?大概是不能和家人分享和分担自己的喜悦和失败吧。”

“我们要面对的是棘手的现实问题”——Adrien, 26岁,法国境外安全总局密码学专家

“我是数学专业,密码学方向的毕业生,一开始在航空航天工业领域工作。之后经过法国境外安全总局的面试,通过逻辑和心理测试,进入法国境外安全总局工作。在初中最后一年,我读了一本关于密码的历史书,从此就爱上了密码学。密码学这个专业包括解密和加密身份验证系统以及通信方式安全性。

我们的工作内容有时非常敏感,但我们只了解大体的背景情况:例如,反恐、反间谍或防止核武器扩散。这里的工作与私营企业截然不同,我们要面对的是棘手的现实问题,与我们打交道的是情报局同事,而不是客户,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失误或成功都可能造成非常重要的后果。

有时,我们面临的困境就是对正在处理的问题缺乏全面了解。此外,我们不可能与伴侣详细谈论工作。不过我是例外,因为我和伴侣是同事关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 Study Overseas Global Study Abroad Programs Overseas Student International Studies Abroad » 在情报机构工作体验如何?法国最神秘部门透天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联系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
overseastudy.world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