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孙楠夫妇为什么把孩子送进“伪国学班”?

 

孙楠和潘蔚夫妻上了热搜,因为他们为了孩子教育,举家搬往徐州过起平淡生活。他们在远离市区之地租了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月租700元,孩子们挤一个房间,睡上下床。这个原本打着正能量旗号的新闻却引发了如潮争议,网友们毫不买账。

 

有网友纠结于房价,认为在二线城市徐州根本租不到这么便宜的房子,即使远离城区也要千元以上。

 

还有网友纠结于男孩女孩挤在一个房间睡上下床,难免影响身心。这确实很糟糕,不过在这件事里已是次要问题。

 

最主要的争议是潘蔚曾在2009年的访谈中表示,自己与前夫的女儿在北京读书,大学时就会送出国。2012年接受访谈时,她也承认大女儿正在国外读书。

 

而眼下跟着孙楠夫妇在徐州生活、不接受正规教育反倒进了国学学堂的,却是孙楠与前妻买红妹的孩子。某些网友因此喊出“后妈狠毒”,即使只是猜测,也在所难免。

 

当然,将不同时期的访谈摆在一起对比,有时并不能准确体现当事人的内心。梁启超说“以今日之我宣判昨日之我”,其实也是大多数人的人生写照。十年前的潘蔚一心将大女儿送出国读书,不等于如今的潘蔚没有改变。让孩子接受国学教育,或许恰恰是出自孙楠和潘蔚夫妇的真心。毕竟,潘蔚本人和她与孙楠所生的孩子,都在徐州过着同样的生活。但这样一来,“狠毒后妈”或许不成立,“愚蠢父母”却成了实锤。

在这件事里,最让我纠结的其实是孙楠和潘蔚口中的“国学”。

 

  • 让孩子去学习伪国学,这样好吗?

 

按潘蔚的说法,她和孙楠之所以来到徐州定居,是因为孩子存在各种问题,比如厌学、热衷打游戏和缺乏责任感。恰好徐州有一家历史悠久的传统国学学堂,体验后觉得很好,便效仿孟母三迁,举家来到徐州。连潘蔚自己,也在这个国学学堂里担任女红教师。

 

这年头“扒皮”最易,很快有网友曝光,早在2016年,就有人举报这个国学学堂类似传销组织,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行“洗脑”之实,所谓的毕业证书也根本不被承认。甚至有网友质疑,孙楠夫妇是不是早已入股该学堂,毕竟这几年来,孙楠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也算混得风生水起。

 

早在2017年11月,《北京青年报》就刊登过一篇名为《这里没有明星孙楠,有的只是一个国学初学者》的访谈。文中提及孙楠推出了自己的国学文化品牌,发布各种国学文创产品。

 

在那次访谈中,孙楠表示:“最早我的孩子是在国际学校上学,西方教育提倡‘自由’,但同时你会发现孩子身上缺失了一种‘规矩’意识。机缘巧合,2015年我的大女儿参加了徐州一所传统文化学校XX学宫为期40天的夏令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下,我发现女儿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她的成人礼上,她给我奉茶,令我触动很深。因此在不久之后的家庭会议上,我们快速做出了举家搬迁徐州的决定。”他还告诉记者,当时才四岁的小女儿已经会背《孝经》。

 

如今潘蔚的说法也一样,她向记者“炫耀”,自己的孩子去洗手间回来,也能念一句“便溺回,辄净手”,与人发生争执也会说“道人善,即是善”。

很显然,孙楠夫妇对国学的推崇还停留在传统蒙学的基础上,《弟子规》就是底色。至于成果,就是希望孩子“懂规矩”。但问题是传统蒙学根本没什么启蒙作用,只有蒙蔽作用。

 

 

我有一个判断:凡是把《弟子规》当国学的人,非蠢即坏,孙楠夫妇当然不例外。

《弟子规》是当下各种少年国学班中必读的“经典”,但它不过是一个古代版行为规范,而且诞生于奴性最深、对人性摧残最烈的清代,并没有提供任何独立思考的空间。不但与现代意识格格不入,甚至和儒家思想本身也格格不入,可算是挂羊头卖狗肉。像“号泣随,挞无怨”这样的糟粕,完全与健康人格相悖。

 

曾有“国学大师”称,中国企业家听《弟子规》,最喜欢“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说白了就是教错了,你还得感激,骂错了,你还得顺着。这种依附关系,在企业家看来最适合企业文化。

 

但这种思维无疑是可笑的,你给员工发工资,就成了员工的父母吗?更何况,即使是子女与父母的关系,也应有起码的是非对错准则,而不是简单的“须敬听”、“须顺从”。

中国式父母往往会陷入一个怪圈:他们极为重视自己的权威,所以重视面子。但他们并不明白,父母的权威应来自于讲道理明是非,有错就认,以身作则,如果端长辈架子或找各种理由不认错,反而只会失去权威。大量因此失去权威的中国式父母,为了挽回权威,又希望重拾“国学”,让孩子乖乖听话。但他们理解的“国学”却是彻头彻尾的伪国学,也就是《弟子规》里这一套。

 

换言之,《弟子规》乃至国学,在大多数拥趸手中只是武器。父母希望用它来教育孩子听话顺从,老板希望用它来教育员工“勇于奉献”,至于独立思考,那简直是要不得的东西。

 

 

  • 但愿孙楠潘蔚的孩子不会学习“女德”

 

这两年,荒唐的“女德班”频频出现在新闻中。比如那位嚷嚷“女孩最好的嫁妆是贞操”、 “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等言论的丁璇,在网络曝光之前,曾到处办讲座,混得风生水起。

 

女德班言论之不堪,稍有智识者都能明辨,比如“女人坐着时一定要比老公矮”,“有人要做女强人,就先落掉你女人的特点,子宫切掉,乳房切掉”,又如所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的“女德基本原则”,正常人只会当笑话。但偏偏传销式的女德班屡禁不绝,从来不缺受众,甚至还有父母把孩子送进去。

 

 

潘蔚没有直接提“女德”二字,但她的论调与女德班并没有本质区别。她在访谈里说:“我教的孩子都是女孩,教她们女红。终有一天,她们也会成为妻子、母亲。如何用一针一线编织自己的家,用针线来传递爱,表达她内心的温暖,这个也很重要。”

 

显然,潘蔚对女性价值的判断,仍停留在“为人妻”和“为人母”这个层面。说到底,还是“女德”。

 

“女德”泛指女性需具备的品德,史上最著名的“女德教材”当属东汉班昭的《女诫》。班昭恪守妇道,守寡五十余年,以才德著称。可《女诫》以“卑弱第一”,要求女性“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推崇“女以弱为美”,近代以来已履遭批驳。

 

以学习女红的方式感受爱与温暖,不但过时,而且很难见效。

 

  • “简单生活”不是放弃生活

 

在这件事里,“简单生活”四个字也算不吐不快的槽点。

 

别看网友们对孙楠夫妻的做法不买账,但说起“简单生活”,很多人都会奉若真理。不但自己简单,连孩子的教育也变得简单起来。比如《孩子,我希望你一生平凡,做个无用之人》之类的爆款文章,就曾得不少认同。在他们看来,孩子无需太过勤奋,学习无需太好,不用整天想着出人头地,开心快乐最重要。

 

出于对简单生活的推崇,他们对明星和名人的要求也是简朴至上,觉得有钱人穿旧衣服、挤公交车才是常理。

 

 

但“简单生活”不等于放弃生活,也不等于刻意。扎克伯格的穿着何其简单,万年不变的灰色T恤,可一件就要两三千元。至于子女教育,许多人只关心富豪们如何控制孩子的零花钱,如何让孩子勤工俭学,却忽视了他们在教育上的巨大投入,比如旅行、才艺学习和各种艺术熏陶。一个平时穿着质朴的孩子,体现的是“简单生活”,但她动不动就洲际飞行去听一场音乐会,体现的则是富豪们懂得该把钱花在哪里的觉悟。相比之下,那些希望孩子“一生平凡,做个无用之人”的想法,又是何等不负责任。

 

像孙楠夫妻这样,选择让孩子离开北京前往徐州,放弃正规教育,接受伪国学教育,即使中间不存在任何炒作和利益因素,完全出自真心,也是一种放弃生活、不负责任的表现。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 Study Overseas Global Study Abroad Programs Overseas Student International Studies Abroad » 孙楠夫妇为什么把孩子送进“伪国学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联系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
overseastudy.world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