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香港理工大学校内女生求救 遗书曝光

警方由17日起围堵理大校园,图为17日警方向理工大学发射水炮

周五(22日),一位仍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学的女生通过一段视频倾诉了自己的心声:政府如何将她这样一个和理非变成勇武派;她这么做的信念是不想辜负手足的真心;她当然也想出去。只是不想顶着“暴动”的罪名出去。

有评论认为,她的肺腑之言也许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香港抗议者们会如此坚持,从而多给他们一些支持。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包括这位女生在内的这些抗议者们连遗书都写好了,换句话说,他们为了自己的信念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但绝不会自杀),难道当权者不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吗?

以下是这位女生内心独白的全部录音:

我自己想平安回家的信念就是因为我不想坐十年牢。因为“暴动”就意味着十年的刑期。而一直支持我去做这件事和令我不后悔来理工帮忙的信念,就是不可以辜负手足的真心。我前面也谈到,手足竟然为了陌生人去付出他们的性命或者是付出他们的前途,是一件很夸张(不可思议)的事。

我是觉得不可以辜负了他们,要保护他们。而且我觉得我们的理念是非常正确,我们一直坚持的信念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觉得里面的每一个诉求都是非常非常重要和正确,所以这也是支持我继续撑下去的原因。

 

现在的情况就是,警方会一直用不同的招数去尝试逼示威者出来。例如,他们可能在桥上或者是不同的方位叫嚣,还说你不出来就永世都出不来,或者是说你这样你家人很担心啊。又会播一些歌,但是歌是有特别的含意的。例如是《十面埋伏》啊、《四面楚歌》啊,或者是只有监狱里面才会听的歌。

另外,他也会用不同的渠道形成一种压迫感。例如,时不时就有一些传言,说警方什么时间就会攻入校园,其实很多示威者都想快点离开这个校园。

加上我们学校甚少会有补给。例如,我们的食物呀、水呀,或者是一些基本的生活需求,我们没能洗澡、没能换衣服,种种的生活素质其实都低了很多。所以,示威者被困在理大里面是辛苦的。但是如果你出来就会很担心被警察拘捕。

为什么我们担心被拘捕,是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我们是不应该被拘捕的,但他就会用暴动罪来拘捕我们。所以我们处于这种在校园里面生活得很辛苦,心理压力很大。还有很多时候外边的人也会劝我们投降,无论是校方人士,有些家人朋友啊,他们觉得如果你投降了,就可以保障你可能不会受伤,或者能尽快地逃离这个生活环境越来越差的校园。所以种种的压力都会令在这里的示威者很辛苦。

对我的家人,因为我自己是有一个夜晚突然间看见理大被警察突然之间进攻,放催泪弹那些啊。接着我就觉得我要回去给他们帮忙。所以我就偷偷地出来。其实,我出来那晚我家人是不知道的。我家人一直都很担心我。他(她)和很多家长的看法都一样,就是只要你平安出来就好,所以就是为何会希望我尽快自首投降,或者是打电话给救护车,叫救护车来接我们出去。

我很明白他们的关心和担心,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见到我了。然后心想见到里面的环境这么恶劣,出来又可能会被警察防暴或者速龙拘捕,那拘捕的时候,你不会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可能他们不单是拘捕你那么简单,可能会打你,用警棍,或者是把你按到地上甚至是开枪。所以他们(家长)就想我们人没事就可以了。有什么罪名迟点再说。

但是,我就不想这样认输,因为我自己不会选择投降。大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罪。我只是想守护这个校园,而且我想回来帮我的同学。因为我觉得越多人回来,他们就会越安全。不然你人数越少,其实对付警察就越危险。

还有,虽然现在示威者也会有还击,但其实示威者和警方从第一天开始他们的武力就不平等,所以我觉得我自己是无罪。

我自己不觉得我是一个暴动的人士,我只是一个示威者。而且,我自己也是从很和平的那种,比如说游行的那些示威者开始,接着因为一百万、二百万人没有用,政府仍然漠视人民的诉求,接着这些行动才会升级。慢慢升级到可能会有一些冲突,然后去到今时今日(在)理大校园里面。

可能你不时在新闻里也会看到一些火的画面,这就是示威者被政府教会了和平示威是没用的。还有,因为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升级的话,政府不会去聆听我们的声音,同时警察也会用过分的武力去殴打,甚至是用不同的催泪弹、橡胶子弹,海绵弹甚至是真枪实弹去对我们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所以我们为了保护自己,为了去对抗警暴和这个完全不聆听市民声音的政府,我们就要行动升级。所以这可能就是我和家人矛盾的其中一点。

至于朋友,其实知道我在这里的朋友大部分每天每分每秒都在很努力地为我找逃生的路线。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会辛苦,可能他们在外面没有可能被关押,可能要坐牢甚至是受伤被俘的忧虑,但他们也很担心我在里面。可能也会到周围去找不同的一些逃脱路线,他们就会立刻传给我看。或者他们很担心我在里面的身体状况或精神状态。

其实,我觉得无论是家人、朋友或者示威者,在这次理大被警察围攻这个事件中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很多的示威者在去示威游行之前都会写好了遗书。其实我自己也写了一份很简略的遗书,因为你真的不知道你出去之后,你能不能平安地回到家。例如你可能被警察拘捕了,但是你不知48个小时之后你会不会被失踪,你会不会迟一点再被自杀。

所以很多人他们的遗书除了谈到和朋友、家人、爱的人说的一些话以外,其实都会有一份不自杀声明,就是说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自杀的。因为最近这几个月是多了很多浮尸或跳楼的案件,很明显,用以往的数据去看是不能置信的。所以很多市民都相信政府或者是警队杀过人,接着用这些浮尸或跳楼的案件去毁尸灭迹。

当然我们至今还没有被自杀,或者是浮尸的很确切证据,所以他们才能这么猖狂。但是,你看见总有迹象,或者是那些尸体出现的地方或者是出现的状态,例如有些人可能是双手被绑,做一个浮尸,全身赤裸这样做一个海上的浮尸。总之就是有很多的迹象令很多市民认为警队杀过人。

所以很多示威者他们的遗书都会有不自杀声明,就是和大家说,我绝对不会自杀。去证明、尝试去提供证据,就是万一很不幸他们真的失踪了,那起码有一份不自杀声明。当有一天,他被发现(成为)海上浮尸或者被发现跳楼时,我们都可以尝试去帮他找出死因,还他一个清白。

另外,你也看到示威者其实是拿命来拼,写好遗书的意思就是他真的觉得自己万一没了命,万一不小心就没了这条命,为了香港社会而有的一种决心。

其实我的遗书就很简略,因为我始终是,写遗书就会很情绪化,所以我一直都提不起那支笔。我写的遗书大概就是讲了,例如我身后事如何安排,另外我是签了器官捐赠卡的,所以我就提醒一下人们,其实有用的器官都可以帮我捐了吧,还有是叫朋友帮忙照顾家里人。因为,很老实说,你死了,我自己觉得最受苦的是你身边的人,例如家里人、朋友、爱的人,所以希望他们可以帮忙照顾家里人。这就是我的遗书大概的内容。

我知道外面的手足一直都很希望可以救我们,接着他们尝试了可能各地开花去分散警力,或者尝试一直向我们理工大学的位置推进,希望可以里应外合形成一个包围网,接着可以成功地救到理大的手足。他们在救我们的同时,不少手足都在这个过程中被警察拘捕了。我因为在里面,太久没有追新闻了,但是可能我之前追到的数字是二百多个手足已经因为想拯救我们,所以就被警察拘捕了,有些被控暴动罪。

所以其实我觉得整件事情很夸张,其实,真的,很老实说,你走上街头,为了你不认识的人,去奉献你自己的前途或者是奉献自己的性命,我真的觉得整件事情是超级夸张(不可思议)。所以我是很感激他们这么努力去想救我们。其实,除了这些勇武派的手足,可能和理非也有试过“和你塞”,这样去救我们。还有外面的朋友也有尝试很多的逃生路线,很多家长也会开车来接走我们。所以,我是感觉到外面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们,一直都在尝试努力地去拯救我们。

 

校方的意见一直都是希望我们可以自首投降出去。有些手足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或者是精神状态,所以选择了这条道路,我是完全理解和明白他们的。始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所以他们做出不同的选择是一件很合理以及可以理解的事。但是,我觉得,站在我的立场,我是理工大学的学生,我觉得大学校方是完全没有保护学生。

现在谈到我们的校园被警察进攻,警察用各式各样的武力尝试迫害我们,除了大家开始习惯的催泪弹、橡胶子弹那些之外,他还派了很多水炮车和锐武去进攻一所大学,而且他们用的警力是超级夸张,而警方(注:她可能在这里想说的是校方,口误说成警方)竟然没有任何的谴责声明发出去谴责警察的过度武力。而且他们也没有尝试去理解为何同学要这么努力去保护这个校园。所以,我对校方的态度是觉得失望的。

我是想离开的。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的心理素质是不错的,但是从那两天开始,我也觉得自己比平时开始暴躁了,而且我就像和这个世界脱轨了一样。因为你每天要思考的就是今天要不要出去呢,如果出去的话,要如何出去呢。接着你就要做很多的部署,或者你要尝试去数一下物资,看看自己的粮、水足不足够,或者是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自己最大的信念,手足之间整天都说“齐上齐下”,所以我一直都很希望我们全部人都很平安,而且是以自由的身份,就是不被警方拘捕的前提之下回到家。当然,这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很老实说,我自己想平安回家的信念就是因为我不想坐十年牢。因为暴动就是意味着十年的刑期。而一直支持我去做这件事和令我不后悔当日来理工帮忙的信念,就是不可以辜负手足的真心。

我前面也谈到,手足竟然为了陌生人去付出他们的性命或者是付出他们的前途,是一件很夸张(不可思议)的事。我觉得不可以辜负了他们,要保护他们。而且我觉得我们的理念是非常正确,我们一直坚持的信念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觉得里面的每一个诉求都是非常非常重要和正确,所以这也是支持我继续撑下去的原因。

很老实说,你是越留得久,希望越少。因为每一天走(的抗争者)无论他是成功还是被拘捕了,每天都有离开校园的人,所以是校园里面的人是越来越少。而且就越来越有空城的感觉,你就会觉得很孤独或者很无助。并且,如果选择留守校园的话,你一直都有一种很担心警方突然之间攻进来的那种恐惧感。

我从来都没想过香港会搞成这个地步,而且,我以前也觉得政治离我很远很远。我也没有想过一条“反送中”会促成这么多个月的运动。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我们。例如,有时候我们从一个很和平的示威可能遍地开花,接着有更加勇武的行为出现的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一味地去责怪。

你可以反对我们或者你可以不同意我们,因为这就是民主自由的核心价值。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尝试听完我们发声之后,你才去责备,而不是一直以自己的顽固去拒绝听我们这种声音。

因为我在这里真是完全与社会脱节,所以我就没有听到林郑月娥的一番言词。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其实很多市民会觉得我们一帮示威者在搞乱香港的经济,又可能(说)我们会对某些店铺做所谓的装修,可能是贴文宣或者是对一些可能有红色背景的或者是曾经谴责过示威者的商铺,会造成相当程度上的破坏,很多市民就会很不理解我们的行为。

但是在很多示威者的眼中,其实自由是比性命更加重要,自由当然也比经济民主更加重要,所以我觉得这是大家价值观不同(的原因)。我经常会想起马斯洛的那个金字塔理论,就是当你满足了physiological need(生理需求)之后,你就会开始追求精神状态的东西了。

所以我也有点明白,不同人对他们的生活,还有成长背景都不同,我们这一代、年轻一代的确是比较富裕的,所以这也某种程度上引起了我们这个年代就是老一辈和小一辈之间的矛盾。但是,都是和之前说的一样,我希望他们不要一直被自己的价值观挡住了,希望他们可以尝试聆听到我们的声音,聆听到我们去做的背后的原因,然后才选择究竟是支持、中立或是去批评我们。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 Study Overseas Global Study Abroad Programs Overseas Student International Studies Abroad » 香港理工大学校内女生求救 遗书曝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联系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
overseastudy.world

FREE
VIEW